其实从中国大陆南方某城把我的所有家当装入一个20尺(5.8米*2.3米*2.3米)的集装箱直至海运到加拿大,整个过程也不过二十来天,但是这一搬家过程我却用了四年半,真是说来话长,一言难尽。有相似情况或者需求的朋友,敬请稍安勿躁,且听我慢慢道来。

五年前全家移民加拿大,听说加拿大对新移民有一项优惠政策,就是可以免关税免HST的把你的在祖居国的所有使用过的私人财物一古脑儿地搬到加拿大,一般来说,是你移民后,身后可以拖一个集装箱的物品进入加拿大。并有过来人谆谆告诫,过关时,务必跟海关人员说一声,你家还有一个集装箱待运。于是,那时入关时,念念不忘的是,翻来覆去地跟移民局的人跟海关的人跟不知是贵干的边境人员说本人还有一个集装箱,可惜那时英语太差,也不知这样做,是否就有人书面记录?四年后方知这样做完全无效。原来应该有海关人员给你一个书面文件,以证其事,或者在你的移民纸上做说明。那时也不知道有熙浦国际搬家这样的专门做国际搬家公司,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麻烦了。

当然还有另一种方法,就是向你所在地的加拿大海关办公室,申报你将运来加拿大的私人物品清单,这样一来不管你是当年还是几年后海运这批物品,都有效,届时加拿大海关都不会向你征收各种税项。我便聘请了一个中国女留学生做翻译,去我所住城市的海关办公室咨询,由于想搞明白的问题太多,比如什么东西可以进?什么东西不能进?要不要发票?发票丢失了怎么办?怎么证明那些物品是我用过的,并一直归我所有?多少价值以上的物品要特别说明?乃至我现在没有房子摆放,以后有了房子再进来,可不可以?甚至我还想利用这次机会,打一些擦边球,进一些本不能进的东西,充分满足一下我的私心杂念。

结果却是惨痛的,问题出在那位女留学生身上,不知是她英语尚未达到她所宣称的程度,还是她心理素质尚未达到我这种“厚颜无耻”的高度,拟或是小姐太纤弱了,正当我全神贯注捕捉海关人员每一个音节时,只听见嘤咛一声,那位女留学生竟踉跄着跌入沙发,昏了过去。接着当然是实施抢救了。虽然女学生后来详细给我转述了海关人员的回答,但我对她的翻译准确性失去了信心,加之那时生活还不稳定,便没有把她翻译的私人物品清单呈交给海关办公室,以至四年后,给我带来了很大的麻烦,谁让我当时就怕麻烦呢,从中国搬家到加拿大本就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但是越是麻烦的事越是要不厌其烦地认真去做,才不会有大麻烦呢。

我在中国一直还存放着很多东西,其中有近七十件我九年前在苏州厂家定做的红木家具,有红酸枝,有鸡翅木,还有花梨木的,的确是材质一品,雕工精湛,当年我用了两年时间陆陆续续在这家著名的红木厂(据说那个“玩物丧志”的美国卡特总统曾聘请该厂的师傅专程去美国教他这门木匠手艺的)定制的,品种很多,甚至还有老板台和一把龙头转椅。一直想把这些玩意儿运来,但想想五万元人民币的运费,仅仅运十几万人民币的家具,实在划不来,故这几年一直犹犹豫豫,直至几个月前,和中国一个玩红木的好朋友通话,才使我下定了决心。这位朋友几年前曾在我中国的房子里,看见过这些红木家具。当时在国际长途里他谈起我的那些红木家具,他说大约在2004年左右,中国大陆红木家具市场价开始暴涨,至今约涨了五倍。听了他这话,顿时我眼睛绿了,九年前我十五万人民币的货,翻五倍岂不是七十五万人民币了吗?见钱眼开如我者岂能坐失此等好事,何况我的确很喜欢这些生漆红木,于是我请在中国的亲戚请来了一个鉴定红木的专家估价一下我中国的家具,更好的消息传来,这些红木家具,现在中国的市场价近百万人民币,如我肯以八十万人民币的价格出手,立刻会有买家吃进。于是我立刻联络中国的海运公司,从中国到加拿大港口,再搬到我家共约五万元人民币,说实在的,我当然不是为了拿到加拿大出售赚钱,实在是出于一种心理满足感,化五万元换十五万元,当然不如化五万元换近百万元那么的理直气壮喽。

再去海关咨询,此时我的英语早已不是吴下阿蒙了。海关的回答完全证实了那个昏过去的女孩子所言非虚,谁叫我当时不相信她的话,没有递交物品清单呢。硬着头皮,按照海关的吩咐,在集装箱进入加拿大港口后,去清关,但是由于我移民后没有尽快呈上物品清单,所以海关对我充满了不信任。虽然我依然可以享受免税待遇,但那是在海关相信我这些物品是自己曾经使用过并未易手的情况下才可以的。于是当主要是装满红木家具的集装箱进入加拿大港口我去海关办公室清关时,就有了如下一番近乎于审贼的盘问。

“为什么你过了四年才运来这些家具?”
“这几年颠沛流里,居无定所,没有地方摆放这么多家具。”
“现在你有地方放这些家具了吗?”
“当然,两个月前我买了一个house,你要不要看一下律师的买房文件?”
“不用,你在中国化了多少钱买的这些家具?”
“十五万人民币的现金。约二万多元加币。”
“有当时的现金银行出账证明吗,比如银行的记录?”

我不由得火起,但不敢发作,“你知道的中国往往不用支票,我们一般用现金,至于这些现金的来源,我的确拿不出证明了。”我心想,十几万人民币的现金,,算什么,老子在中国炒楼,上百万人民币的现金还不是包来包去,又哪有什么狗屁证明啦。“关于我资金的来源,我移民时移民官早已审核清楚了,我曾经给他们呈递过中国税务部门的完税证明。”

“你等一下。” 我只好在柜台上等候这个女海关人员进入后堂,不知干什么,不一会她出来了,又问:“这些家具你在中国摆在哪里?”

“因为东西很多我分别放在我妈家里和我妹妹家里。”
“你妹妹家里?为什么你在预约电话里,回答问题时,只说是从你母亲的家里运出来的?”
“我以为,那只是一个和你们海关预约的电话,详情我可以在这里和你说。”
“你妹妹有几间房间?自己的东西不需要摆放吗?”
“我妹妹早已加入日本国籍,她现在日本定居,但她在中国有一处空房子,两个卧室的,可以用来摆我的东西。”

这个一头金发,碧眼放光,腰别枪械的女“审讯官”又进了后堂,大概他们有和移民部相通的电脑网络,可以查到我移民时申报的妹妹资料吧,不过如果我妹妹当时还在中国,这几年才移民日本,他们又做何解?总之就是挑刺找茬吧,以便发现问题,好进一步提问罢了,我做如是想。终于她和一个长官模样的男海关出来了。

“你是怎么知道那家苏州的家具厂的?”她一边看着我的家具发票翻译件,一边问。
“我舅舅告诉我的,他也在这家厂里定作了家具,另外有报道美国的卡特总统曾在这家厂聘请过木工师傅。”此话一出口,我就后悔了,万一她跟我要那时的中国媒体报道怎么办呢?幸好她没要。
“你和那家红木厂有亲戚关系吗?”
看来她是“加”驴技穷了,这么弱智的问题居然也想来拷问我这么个在中国时的撒谎老手,就算有亲戚关系,我能说吗?无非她是在怀疑我发票的可靠性,何况本来我和这家厂只有金钱关系,没有裙带关系,可笑。
“你和你家人有以这些家具为背景的照片吗?”
“多年前移民时,没有想到你此刻会需要这样的照片,否则的话,我一定照很多张,不过此刻我没有。我只有我母亲两个月前和这些家具的照片,那也是上次来你们这里咨询时,你们人员的建议,我要求我母亲拍的,当然我也可以回中国专门去拍这样的照片,但那代价太大了。现在是旅行旺季。”
“你母亲的房子有几间房?”
“有三个卧室,还有客厅。可以摆这些家具,但也很拥挤,请看照片。”
“看来你母亲这样的房子在中国也是很大的了?”
“还可以吧。”
女海关好像不知道再问什么,翻看着我的翻译件,突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你说才买了房子两个月,我能否看一下有关买房文件?”
一小时前我不就要你看吗 ,递上律师文件,该结束放行了吧?
“如果你的集装箱里如你所说的,我们将放行,不收任何税,但是海关要开箱检查。”

我出了海关不久,接到海关一个电话,说我可以在海关指定的一些warehouse里选择一家,由这家仓库按排海关认可的拖车和司机,从港口拖我的集装箱到这个仓库,把东西百分之百地从集装箱里拿出来后,不开铅封,等待海关来人检查。听天由命吧。不过海关这通电话,否定了我这次海运在加拿大的华人代理和他们的报关行以及仓库的胡说八道,他们说,一旦海关要查仅仅是拖拉集装箱的费用就将超过一千五百加元,这还不算海关检查的费用,甚至海关会收更多的钱,因为海关一定会指定一家仓库,这些和海关有关系的仓库收费都是非常厉害的。如果委托他们来做,由于他们也是海关认可的仓库,大家又都是中国大陆来的,那么他们可以做一个文件,在我去海关清关前,他们就可以用move in bond的方式,先从港口拖出我的集装箱到他们的仓库,等待海关来查,而他们所有的收费,包括运到我家二楼,总共三千五百元,但因为他们只有五吨的车有升降机,这个费用仅是一台五吨车能装得下的费用,如果一台车装不下,则要另收费了,而你的货总共四吨,一台五吨车应该没问题。

事后我才知道不但海关不收任何检查费,而且海关可以让你来选择一个最便宜的仓库来做这些事情,更何况这家华人代理设了一个圈套,其实一台五吨车是装不下我这些虽只四吨,但尺寸很大共三十一个立方米的家具的,这就意谓着我一旦落入他们的手里,我将化远不止三千五百元的费用,因为东西都在他们的仓库里,按照合同我必化两倍的钱,大概要超过五千加币了。可是我也不是吃干饭的,这些伎俩我在中国可也是常试不爽的,但是如今是在加拿大你我都生存不易,在此很想呼吁一下,同胞们彼此手下留情,最起码别打着同胞的名义坑同胞,当然是从我做起。最终我自己去清关,也没有选择这家华人仓库和报关行,而是在海关指定的一家仓库里,选了家最便宜,包括配合海关检查,这家仓库总共收费五百七十元,而海关检查不收任何费用,再加上我找搬家公司,用了一辆多于五吨26feet的搬家车,化了一千九百元费用,总共从加拿大港口到我家化了近二千五百元加币就搞定了。而在同时我的一个朋友在一家华人公司,用了那种所谓的move in bond的方式,搬集装箱,共化了近四千元加币,而且是一车装走的。

看了以上国际搬家的波折经历,您是否对移民搬家感到畏惧?不用怕,熙浦国际搬家公司提供专业的门到门一条龙国际搬家服务,让您省事、省心。

国际搬家找熙浦,即刻 在线询价 或者 联系我们 。

以上是熙浦国际搬家为您带来的:《国际搬家经验:如何把全部家当海运搬到加拿大》全部内容,希望可以为您提供有价值的信息。熙浦国际搬家专业从事国际海运/空运搬家;家具家私/私人物品/行李跨国托运;搬家出国/回国门到门双清关一条龙服务。全国县级以上城市上门包装、取件,业务范围覆盖全球近百个国家/地区。

国际搬家服务咨询,请拨打热线:400-012-5052 或填写 国际搬家价格查询 表单,感谢您对熙浦的支持!